《親愛的新年好》:與十年前的自己相遇

《親愛的新年好》:與十年前的自己相遇

2019-2020的跨年,你是怎麼過的?

本想躲在被窩裡,刷著手機默默跨年,最後還是被三兩好友拉出來呼吸人煙味道的空氣。

都說跨年要有儀式感,為了所謂的儀式感,於是臨時決定去看《親愛的新年好》。

我們還特地買了零點結束的場次,結果55分就亮燈了,最後竟然是不知不覺地在洗手間跨了個年。

回歸正題。

如果你只是渴望尋找北漂的共鳴,那麼《親愛的新年好》是再合適不過的一碗滋陰補腎的濃雞湯。

但這部電影,不僅僅是雞湯勵志片。

縱觀整部電影后,不得不感慨導演編劇的腦洞和劇本功力。

坐在大熒幕面前的你,真的看懂這部電影了嗎?

先從電影的基本劇情講起:(涉嫌劇透)

白樹瑾,32歲,北漂一族。

10年前來到北京,坐著房產銷售一職。

面臨著工作、生活、感情的三重打擊之下,她偶遇了一個清純天真的小姑娘,並和她成為了合租室友。

白樹瑾在小姑娘的身上,彷彿看到十年的自己,那種初到北京的滿腹憧憬。

雖然最初為了不甘心的愛情而來,但她下定決心留在北京。

哪怕處處碰壁遍體鱗傷,也要堅強的生活下去,讓心中那顆夢想的種子落地,然後生根發芽。

這與十年前白樹瑾的初心不謀而合,她們倆自然而然成為彼此的支撐和陪伴。

如今的她,仍舊被各種問題困擾著。

母親病情的加重,使得白樹瑾不得不對生活繳械投降,還與小女孩大吵一番。

如今的出租房空空蕩蕩,只剩下白樹瑾一人。

後來白樹瑾打包回府,照顧年邁的父母。可母親不想因為自己的私心,而耽誤女兒的大好前程。

一番思想掙扎後,白樹瑾還是回到北京,繼續生活。

想起電影里的一句台詞:

「北京不是家,老家不是家,自己擱在中間,到哪都是外地人。」

相信所有在外打拚的人,都有同樣的感觸,尤其是年過三十的人,更像是一把刀扎進心臟。

北漂的生活一團麻,回到老家除了父母,身邊的一切都是陌生的。

父母總是對我們說,累了就回家吧。

但我們總是笑笑著說,我不能停下啊。

為什麼我們寧願留在原地打拚,也不願意回到那個溫暖港灣的庇護下生活?

兩個字:夢想。

由夢想兩個字延伸出來的,正是這部電影的精髓之處。

那個小女孩不是別人,而是夢想——十年前的白樹瑾。

影片結尾的高能反轉,使得電影前邊絕大部分的劇情都說得通了。

為什麼她們來北京的初心不謀而合?

為什麼她們都會如出一轍地拉二胡?

為什麼在白樹瑾最困難的時候,小女孩總會及時出現解圍?

……

自始至終,都是白樹瑾一個人走在鋼絲上。

她一個人倒垃圾、一個人逃離保安的追捕、一個人在噴泉里嬉戲打鬧……

想到這裡,不免心酸。

電影有個細節,白樹瑾和小女孩大鬧一番後,小女孩連夜收拾包袱搬走。

白樹瑾打開小女孩的房門,所有的擺設和小女孩住進來之前一樣,絲毫未動。

彷彿從來沒來過一般。

後知後覺才發現,走掉的不是小女孩,失去的也不是所謂的友誼,而是曾懷揣夢想的白樹瑾本人。

接近跨年零點的時候,白樹瑾撞開天台緊鎖的門,大喊著:北京我回來了,我沒慫!

望向身邊,那個曾經的自己又回來了。

「親愛的,新年快樂啊。」

那是對曾經的自己說:我想你,我不會再失去你了。

只能說,導演對夢想具象化的處理手法,是我看這部電影之前所沒想到的。

針對這部電影帶來的感受,我有一些話想說。

很多人覺得,《親愛的新年好》里的雞湯全靠喊,沒有震懾力,說白了就是賀歲爛片。

但我並不這麼認為。

這也是當下的我們正需要的嗎?明明知道是雞湯,也寧願一口氣喝下。

踏入30歲的門檻,沒有人會再給你兜底擦屁股,一切的一切,只能靠自己。

經歷太多,反倒是一種累贅。

覺得累,那就哭一哭吧,哭完就會好起來的。

反正生活,不就是這樣嗎?

新的一年,需要注入新的雞湯。

跨越新的十年,給嶄新的自己加油打氣,未來還有很多夢要去追呀。

2020,共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