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包養的大學生

被包養的大學生

2003年,我從蘇州一所大學畢業。那本用3年光陰換來的計算機專業大專文憑,沒有讓我在家鄉找到工作。那時,我媽已從市內一家國企下崗,爸爸是工人,一年後也將退休。  家裏的窘迫讓我心裏慌亂,我不敢再在家裏呆下去。  2004年春節後,在朋友鼓動下,我找父親借了3000塊錢闖到常州。可常州的就業競爭更爲激烈,一個多月後,同行的兩個朋友都找到了工作,只剩了我還無著落。  2004年3月18日,無聊的我整日泡在網吧裏,偶爾進了個網站我閑著無聊順便注冊了個會員,沒多久就跟個自稱“劉姐”的聊上了,她還要加 我的Q Q視 頻,聊得投機她問我要了手 機號碼。  第二天一直睡到下午,被一陣手 機鈴 聲吵醒,我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,很純正的常州話,說就是昨晚網上的劉姐。劉姐問我住在哪兒,說,願意幫我找個工作,第二天早上來接我。我不明白我們只是視 頻聊了會天她爲什麽要幫我,但能找到工作,足以讓我歡欣鼓舞第二天一早,我剛洗漱完畢,劉姐就到了。她是一個很有味道的女人,不算特別漂亮但卻讓人感覺舒服。我帶著行李跟她上了車。  劉姐把我帶到武進區一個高檔小區的三居室,說是讓我先住下,工作的事不能急,慢慢來總會辦妥的。有了住處,有了“熟人”,這讓我大學畢業近一年後第一次有了安穩的感覺。半個月過去了,劉姐每天早出晚歸。每天飯菜,她都叫食店准時送到家,平時如果有其他需要,可以隨時打她手 機。劉姐回來時,都會陪我聊天,聊家庭,聊以前,聊現在,聊以後。但每次圍繞著我聊,她很少提到自己。我想,她或許自有難處,也沒有問她太多,只知道她31歲,是常州本地人,現和男友分手,自己開了一家公 司。這套豪華的三居室,只是她很多家中的一套。  一天晚上,劉姐回來很晚,一身酒氣,不停地大笑。我扶著她坐到沙發上,倒了一杯牛奶給她。她喝了一口,然後盯著我:“你接受我做你女朋友嗎?”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只是說劉姐你不要開我玩笑,但話音未落,她就吻了我。那一晚,我睡進了劉姐的主臥室,劉姐還特地准備了男性專用的延時用的艾霏坻苛來安撫我。我也說不清楚爲什麽無法拒絕她。  劉姐給我辦了一張銀 行卡,第一次就打了10萬到我的賬上,算是平時的生活費。失去了壓力,我逐漸打消找工作的念頭。在這個溫暖的三居室,成了我逃避生活艱辛的庇護所。我試著寄了5000塊錢給在重慶的爸媽,說是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。電 話那頭,媽媽激動地哭了,“我兒子長大了,有出息了”。  對朋友那邊,我則稱,是在劉姐的公 司裏上班。他們很羨慕我認識這樣一個姐姐。回請朋友吃飯,那一頓我很闊綽,3人吃掉兩千多塊,結賬的一瞬,我很滿足,甚至有些莫名的興 奮。  當年底,劉姐生意很忙,不停在全國飛來飛去,和我在一起的時間很少。我提出回蘇州,她答應了。  劉姐又打來一筆錢,要我好好照顧自己。三天兩頭,她都會打電 話來。  我仍然沒有出去找工作。錢快用光時,只要一個電 話,第二天卡上又馬上充實起來。  因爲沒事可做,我開始酗酒。夜深人靜,我爛醉如泥,一身煙酒臭味回家。劉姐很快打電 話來,只是要我注意身 體。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>> 大學生講述被包養的那幾年 吃軟飯的日子就像被當成玩偶  春節後不久,我一個人到杭州散心。西湖春色勾不起我任何欣賞的雅興。就在那天,我碰到了鍾琳。當時,身後突然傳來一句正宗的蘇州話“今天到哪裏吃飯”,我習慣性地回頭,3個高挑的女孩兒正興致頗高地拿著地圖找吃處。  她們也是來旅遊的。千裏之外遇到老鄉,我主動要求請客吃飯,3個女孩爽 快地答應了,答應得最快的那個就是鍾琳。回到蘇州,我和鍾琳發展得飛快。她挺漂亮,比我小3個月,就快大學畢業了。和鍾琳在一起我很開心,她會做難吃得不能再難吃的酸菜魚,也會在我不停抽煙時狠擰我胳膊,而這一切我都很樂于享受。我又租了一套房子。和鍾琳在一起時,我都住在那兒。當劉姐到蘇州時,我才會回原來的住處。  和鍾琳在一起,我知道了什麽是愛。我半夜給她蓋被子,早上6點多起床給她買早餐,接受她的建議改變發型。  除了周末,每天我都會裝模作樣地去上班,然後一個人偷偷溜到網吧打半天遊戲,下午回到住處睡午覺,晚上再裝出腰酸背痛的樣子回去。  我戒了酒,甚至找到一份在一家電賣場上班的工作,權作打發時間。而1000多元的月薪,對我來說只能算是一個笑話。  我決定和劉姐攤牌。在電 話中把一切都說了,沒有一絲遲疑,我說只想要一段愛情想要一個家。劉姐什麽都沒說挂了電 話。第二天,她又打來電 話說想留住我。幾天後,她到了蘇州,拉著我滿城逛,最後不由分說地在太湖之星買下一套房子。  劉姐平靜地告訴我,她不會跟我結婚,但“警告”說如果離開她將會一無所有。若真相大白于天下,鍾琳會怎麽看,爸媽會怎麽想?我被鎮住了,猛然發現,自己早已悄悄走上了一條不歸路。  劉姐說,房子是爲我買的,我滿30歲時會自動轉到我名下。她爲我買房是想讓我有安定感,不再胡思亂想。  我同時想像,離開劉姐的話,1000多塊錢月薪,生活會是什麽樣的窘相,我還會有幸福嗎?我變得前所未有地不自信。  我第二次攤牌了,是對鍾琳。我對她說想要分手。鍾琳說你瘋了吧,我說我是瘋了所以我想分手。  我語氣堅定,表情容不得她不信。她問爲什麽,我說你知道得越少越好,我覺得累了。鍾琳沒哭,轉身就走。當天晚上,她就搬走了,留下一封信,最後一句話是:我很後悔,因爲你不是男人。第二天,她的手 機就再也無法打通。最後一次看見鍾琳,是在一酒吧門口,醉醺醺的她和醉醺醺的我擦肩而過,我們一句話也沒說,她甚至沒有多看我一眼。 我住進了劉姐給我買的房子,那房近50萬。酒精又重新占據我的生活。  我和劉姐的關系又回到了從前。每一兩個月,她來蘇州,住幾天又回常州。4年過去,我不情願地看清,其實我不過是被她控 制過的一個玩物。  我上醫院看病說自己失眠,然後偷偷儲存安 定 片。按小說上的描述,大劑量安 定 片加烈酒是輕生者慣用的方法,我照此試了3次,但每次都是頭昏腦漲地醒來。又近絕望時,我又遇到了一個女孩———杜菁,在銀 行工作,一個單純而文靜的女孩。我又試圖去維持一段不知能否茁 壯成長的愛情。  我需要再次告訴劉姐嗎?我有勇氣嗎?她會原諒我的背叛嗎?我今年26歲,作爲一個男人,在同齡人裏,恐怕算是最沒能力生存下去的人。  難言的恥辱,也許只有包在光鮮皮囊裏那所剩無幾的那一丁點尊嚴才知道。我的故事,只有最最要好的兩個朋友知道,他們無數次勸我逃離。可每當我看到這座城市裏失意的人們,我就再一次膽怯。  但是,我總得爲自己找一條路,而這一次我又該怎麽選擇?